主持人:這些年來,“中國崛起”震撼了全世界,“中國模式”也成為國際學界、理論界熱議的話題。3年前,張維為教授的專著《中國震撼——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崛起》,帶給中外讀者全新的思考,被稱為“中國模式”最強有力的理論總結。他曾在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研究院年會暨國際研討會“從‘各美其美’到‘美美與共’”上,做過一個演講,我們把它整理出來,以饗讀者。
  張維為:隨著中國的崛起,政治文化方面的一些問題就不能迴避了。現在不管你到哪裡,由於受到西方話語系統的影響和西方媒體的洗腦,或者其他原因,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政治問題。當地很多人並沒有特定的政治意識,但卻會有許多的疑問,諸如:中國的人權為什麼這麼差,中國什麼時候能夠成為民主國家?樹欲靜而風不止,人家老是拿這些問題刺激你、挑戰你,所以我們乾脆從文化視角看政治問題,把它給講清楚,講透徹。西方或者其他受西方影響的地區和國家的人,問來問去、說來說去無非就是這幾個問題:一個是一黨制,另一個是民主專制,再有就是政權的合法性。對於這些問題,我們是可以從中國文化和中國政治發展角度講清楚的,而且可以自信地講清楚。
  我曾參加過一個21世紀理事會北京會議,到會的人員是前國家元首加上一些企業家、學者。會議期間CNN主播問我,為什麼當除了中國以外的亞洲國家幾乎都擁抱了西方的民主模式的時候,中國還是一再強調西方民主制度不適合中國?我的回答是:中國在過去35年取得的成績,超過所有其他亞洲國家地區的總和,這是我們制度自信的真正基礎。在這方面我們不怕與西方的民主模式競爭。
  會下記者又問我,你講的數據站得住腳嗎?我又講了幾個關鍵的數據,如脫貧的人數,新創造的中產階級的人數,還有中國對整個世界經濟的貢獻。目前,中國經濟對世界經濟的貢獻,不僅超過亞洲國家的總和,超過發展中國家的總和,也超過所有轉型經濟國家的總和。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沒有不自信的道理。
  首先是關於政權合法性的問題。西方人總是質疑中國政府不是按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怎麼具有合法性?其實,中國政權的合法性形成的時候,西方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都還不存在。這一合法性形成關鍵在於兩個概念:一是從秦始皇統一中國,基本上就形成了一個道理,即人心向背,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二是選賢任能,中央從秦漢時期開始政府任命,包括利用科舉制度等等。
  黨的十八大召開的時候,《紐約時報》要求我寫一個評論。我欣然答應,標題就是《選賢任能挑戰西方民主》。文中提到:“看一下我們政治局的常委,都具有兩任到三任的省部級幹部經歷。這是一個很厲害的選賢任能制度。如習近平,他治理過的地區,人口,經濟總量,相當於印度規模的經濟體。在有了政績之後,他才進入政治局常委,經過五年時間,熟悉了全國的政治經濟軍事社會方方面面的運作,然後才出任黨和國家的一把手。”我還專門加了一句,美國的選賢標準遠遠低於中國的標準,差遠了。
  英國首相丘吉爾講過一句名言,民主制度很不好,但別的制度更不好。他的意思是,與其他制度相比,民主制度儘管有很多問題,仍然是最不壞的制度。這裡說的最不壞的概念在中國的《孫子兵法》里叫作下下策。中國現在通過政治體制改革,實際上也有了任期制,最多十年,且還有年齡限制,有退休制。西方國家普遍還沒有年齡限制,在日本,80歲還可以競選首相。中國還吸取了“文革”時期的教訓,現在有了集體領導制。
  中國儒家的文化傳統,除了下下策保底之外,還有上上策:盡一切辦法找到最能幹的領導,包括省部級的經歷,二三十年的基層鍛煉。有了這樣的基礎,就有了與世界競爭的底氣與勇氣。
  其次是關於一黨制問題。在西方概念里,政黨就是代表部分人的利益,共和黨歷來是代表比較富裕的美國人,民主黨是代表相對弱勢的美國人。但是他們是公開競爭,票決制。中國是完全不同的政治傳統,我們的傳統是什麼?應該算是長期的統一的儒家執政集團。中國最大的特點是百國之和,成百上千個國家慢慢整合起來,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十里不同音。中國過去90%以上時間都類似於一黨制,即統一的儒家執政。大部分西方學者不會否認有3/4的時間中國比西方先進,一直到17世紀中國都是領先的。用西方的這種部分人利益至上來代表這個國家,這個國家第二天就會四分五裂了。但是,用統一的儒家執政集團的傳統,叫作選拔加某種形式的選舉置身世界舞臺,中國一點都不害怕。作為一個文明型國家,沒有中斷的五千年文明和一個超大型的現代國家結合在一起,中國的政治傳統就是這樣演變而來的。這裡關鍵的關鍵是:第一允許黨內的人才競爭,第二允許黨內的思想競爭,公開坦誠討論問題,最後形成合力,形成共識。
  第三是關於民主與專制的問題。西方提供的分析框架,是個冷戰的產品,不能說明這個世界的複雜性。2008年我在印度談論中國模式。當時印度正好出現一起很大的恐怖主義事件。恐怖分子襲擊了孟買的飯店、機場、火車站、猶太人文化中心等。印度的反恐怖組織花了幾個小時才抵達現場,當時印度的輿論嘩然,說印度軍隊太丟臉。在演講過後的互動環節中,有一個學者問我,若中國碰到這麼大的恐怖主義襲擊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當時是2008年,我說:“中國還沒有碰到這麼大的恐怖主義的行為,我不好回答。但中國發生了汶川地震。地震的情況是這樣的,中國的軍隊是20分鐘開始行動,總理兩個小時登上飛機奔赴災區,醫療隊3天覆蓋所有的村莊。”言下之意,如果碰到恐怖主義行為,中國的反應會比印度好一些。有學者聽了以後說,張教授你是不是想證明專制比民主更有效率。我的回答是,不是專制比民主更有效率,而是良政或者叫善政會更加有效,《尚書》里講德為善政比劣政更有效。良政善政,可以是西方的模式,也可以是非西方的模式,同樣,劣政也是一樣。
  我認為,如果不出大的問題,根據官方匯率,中國在十年左右時間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這是不得了的變化。有的人認為,這沒什麼了不起,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倍,依照人均算,還是只有美國的1/4。稍微瞭解一點政治就會知道,中國綜合力量的壯大對世界將會產生多麼大的影響。
  我自己還有一個預測,到那個時候,中國的中產階級人數應該是整個美國人口的兩倍,對世界的影響相當了得。現在西方不願意承認中國的政治制度,不願意承認中國的發展模式,雖然中國還存在不少問題,但總體上應該加以肯定。西方不願意承認1949年的革命,不願意承認中國整個政治經濟社會模式等等,這個都沒有關係,我們有耐心。十年之後,你不承認也要承認,否則你無法解釋中國巨大的成果。總之,中國將進入一個最精彩、最激動人心的時代。中國一定要走好,我們每個人都大有作為。
  主持人:張教授以國際關係學者的深厚學術背景,以其獨特的觀察和理性分析,讓我們更客觀地理解了中國制度背後的文化內涵。身處當今世界,我們沒必要削足適履、膜拜西方的價值觀,而應該正視中國國情、正視中國現實,不斷完善最適合我們自己的中國模式。謝謝。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租辦公室

lo45lowg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